今天是:2021年06月12日 星期六     欢迎光临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大安》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首页 > 杂志阅读>>《大安》2020年第11期>>史海钩沉
忠诚是江姐精神最亮的底色
发布时间:2020-12-07 11:20:07       作者:郑小林       来源:区委党校

天下至德,莫大于忠。回首峥嵘岁月,曾经有这样一批共产党员,他们为了国家独立、繁荣,为了人民自由、幸福,纵然遭到敌人的残酷折磨,甚至抛头颅、洒热血,牺牲自己宝贵生命,也义无反顾选择忠诚于共产主义,忠诚于中国共产党,忠诚于党的事业。伟大的革命烈士江姐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她把忠诚刻在心间、融入血脉、铸入灵魂,用炙烈如火的追求、用舍生取义的精神展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忠诚爱党本色。忠诚,是江姐精神第一位的、最核心的内涵,是江姐精神最亮的底色。

江姐的忠诚是纯粹的,内化为坚定的信仰信念。行源于心,力源于志。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只有对马克思主义信仰坚定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坚定了,对党忠诚才能有牢靠的基础”。从江姐的一生来看,她参加革命事业和加入中国共产党,不是为了找一份工作,不是为了自己过好日子,更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源于她在苦难经历中持之以恒的思想淬炼,最终造就了无比纯洁的党性心性、无比坚定的信仰信念。

史料证明,江姐在1939年读高中时入党的。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加入中国共产党,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从当时中国革命的形势看,中国军民正在进行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为了抗日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国民党又在发动反共高潮,作为国民党统治中心地带的重庆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可以说在这个时候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仅需要巨大勇气,还要冒着被捕和杀头的危险。

从江姐家庭条件看,她有一个非常有地位又有钱的舅舅和一个为国民党军统服务的弟弟,还有一个在国民党机关工作的追求者,只要江姐愿意,她完全可以做一个衣食无忧的贤妻良母。从个人文化程度看,江姐读了小学、初中还有高中,在那个文盲率高达90%以上的时代,江姐已经属于知识分子了,凭着舅舅的关系和学历,在政府寻一份有收入、有地位的体面差事十分简单。

然而江姐却坚定选择了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什么呢?这与她的成长经历和思想淬炼很有关系。江姐生于中华民国的北洋时代,当时军阀割据,国民政府进行独裁统治,民生凋敝,困苦不堪。父亲常年漂泊在外,从小她就和弟弟、母亲相依为命。8岁时,她随母亲逃荒到了重庆舅舅家里,但她和母亲都不愿意依靠舅舅生活,10岁时便与母亲一起在重庆南岸大同袜厂当了童工,遭到工厂老板的无情剥削和克扣。见惯了人间疾苦和经历了艰难生活的江姐,对自己所处的社会从小就有了反抗意识,并对当时的黑暗社会制度深恶痛绝。加上江姐又接受了教育,这促使她决心重觅一条道路来辟出一片新天地。在老师丁尧夫和曾丝竹的影响下,在高中同学戴克宇的引导下,她读了《共产党宣言》,认识了马克思主义,找到了“光明之灯”,坚定了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决心要救民于水火,要推翻反动统治,要建立一个光明的新中国。她曾对要好的同学何理立等说:“我们要做秋瑾这样的女杰,为追求真理而死,为拯救中华民族而牺牲!”

江姐的忠诚是实践的,外化为坚决的认同维护。居之无倦,行之以忠。对党忠诚不是仅仅停留在思想上,更重要的是要体现在行动中,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做到始终如一、矢志不渝、坚定不移地服从、维护、执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党忠诚必须做到绝对忠诚,绝对忠诚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江姐在入党时就笃定了志向,她曾说“要革命还怕什么?革命本身就不是安乐与享受。我决定入党,就是决定把自己的一切贡献给革命事业,甚至献出宝贵的生命。”我们从史料中可以看到,江姐不是我们党的高级干部,仅仅是重庆地下党里普普通通的一员,但她在工作中,时刻牢记自己是党的人,是组织的一员,不仅在政治立场、方向、原则、道路上同党保持高度一致,还在思想上高度认同、政治上坚决维护、组织上自觉服从、行动上紧紧跟随党,完全没有自己的任何私心和利益,一切听从党的指挥,服从党的决定。

入党后,江姐想去延安,但党组织指示她留在重庆,她就努力考入了中华职业学校会计训练班,成为中华职校和附近地下党组织的负责人,毕业后任重庆地下党新市区区委委员负责通讯联络工作。1943年,组织出于安全考虑,指派江姐给中共重庆市委第一委员彭咏梧当助手,并假扮夫妻。当时江姐还是一个从未谈过恋爱的大姑娘,而彭咏梧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想到世俗的眼光、旁人的议论,从内心来说江姐是不愿意的,但当她明白这一切是为了革命,江姐又像往常一样,坚决服从了党组织安排并向组织保证:“组织分配给我的任务,我一定尽力完成。”

后来,鉴于工作需要,组织上安排他们正式结婚。1944年,由于组织需要,江姐又经过两个月的刻苦补习考入四川大学,在学校做群众性的学生工作。1946年,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重庆的形势更加严峻,江姐根据组织安排辍学回到重庆,负责学运工作和重庆市委机关报《挺进报》的组织发行工作。1947年,党组织指派江姐作为联络员随彭咏梧到下川东开展武装斗争,当时她的孩子还不到两岁,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可江姐一句怨言也没有,将孩子托付给好友照看后,便匆匆赶赴川东暴动第一线。1948年彭咏梧战死,江姐忍住揪心的悲痛,接替了丈夫的工作,当时组织考虑到她孩子小,想照顾她回重庆工作,但江姐却说:“这条线只有我最熟悉,别人代替有困难,我应在老彭倒下去的地方继续战斗! ”正因为胸有忠心,江姐才能做到遇选择而不迷茫,遇挫折而不退缩、遇诱惑而不动摇,才能有坚定不移相信党、百折不挠跟党走到底的政治定力!

江姐的忠诚是彻底的,升华为坚贞的牺牲奉献。心有所信,方能行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领导干部要对党组织忠诚、老实,对群众忠诚、老实,做到台上台下一种表现,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越界、越轨。”江姐对党的事业矢志不渝,把忠诚刻入了为党奉献一切的年轮里,她在大是大非面前旗帜鲜明,在风浪考验面前无所畏惧,在各种诱惑面前立场坚定,在关键时刻让党信得过、靠得住、能放心,她用生命诠释了“信仰认定了,就要信上一辈子!”。

19486月,由于叛徒出卖,江姐不幸被捕入狱。因为她是彭咏梧的妻子,特务们知道她掌握着很多重要情报,都妄图从这个失去丈夫、带着孩子,只有28岁的年轻女子身上打开一个突破口。

据史料记载,江姐从被抓住那一天起,敌特们就对她进行了残酷的突击刑讯和“疲劳轰炸”。敌人对江姐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带刺的钢鞭、电刑……江姐在狱中曾被敌人折磨得昏死了三次,每次都被冷水泼醒后继续用刑,但这个文静又瘦小的女人在严刑拷打中始终坚贞不屈。敌人威逼江姐供出党的组织,她怒声斥骂:“你们这帮狗东西!整断我的手,杀我的头,要命就这一条,要组织,没有!”敌人用竹筷子来回夹她的手指,江姐斩钉截铁地说:“毒刑拷打,那是太小的考验,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

据后来出狱的幸存者说:“在狱中,革命者如果没有坚定的信仰与忠诚,光靠身体和意志是根本无法忍受如此酷刑的。”江姐因宁死不屈的高贵气节而得到所有狱友的尊敬和爱戴,狱中的斗争士气也陡然一振。大家还集体写下了一首《灵魂颂》来高度赞扬江姐:“你是丹娘的化身,是苏菲娅的精灵……你是中华儿女革命的典型”。

江姐怀着对党组织的忠诚,在狱中也不忘号召大家坚持学习,锻炼身体,还与大家讨论各自从革命斗争中获得的体会和感悟,思考重庆地下党组织出现的问题,她起草了一份讨论大纲,要求大家对被捕前的情况,被捕时案情应付,以及狱中学习情形进行总结,并给党组织提出了组织建设的若干重要建议,成为日后“狱中八条”形成的基础。江姐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证明了什么是党员对党忠诚的崇高境界。

为实现国家独立、民族振兴、人民幸福,江姐用生命践行入党誓言,用忠诚担当诠释初心使命。在新时代的今天,我们党将对党忠诚作为党员领导干部的首要政治品格提出,并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作为江姐故里的党员干部,有责任、有义务把江姐精神学习好、发扬好、传承好,让江姐永不褪色的忠诚融入到每一名党员干部的血液,激励一代代大安人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接续奋斗。

 

(作者:区委党校教务股副股长)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
点击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