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2月09日 星期四     欢迎光临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大安》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首页 > 杂志阅读>>《大安》2021年第9期>>天府旅游名县
关于大安红色资源保护与利用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1-10-14 13:24:30       作者:毛绍文       来源:区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

红色资源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征程的历史见证,承载着一代代共产党人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是全党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尤其是在党史学习教育中,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强调要“用好红色资源、赓续红色血脉”,同时要求进一步组织广大党员、干部重点学习党史,学习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做到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

大安区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自贡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是“盐龙灯食”四张城市名片的承载叠加之地,也是一个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地方。据2009年版《血染的丰碑——盐都英烈传·自贡革命烈士英名录》记载,从1924年至2004年的80年间,全市有1814名英雄儿女在革命斗争与新中国建设过程中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其中我区高达225名,在四城区中排名第一,仅次于富顺县和荣县。这些革命英烈及其故居、战斗地、牺牲地等,共同构成我区丰富的红色资源,保护并利用好这些资源,是我区擦亮天府旅游名县金牌、推进全域旅游和推动城乡高质量发展必须思考的重大问题。

一、我区红色资源概况

我区的红色资源具有“英烈人物著名、党史事件突出”的特点,发展红色旅游得天独厚、潜力巨大。这当中,首屈一指的红色资源当属同位于大山铺镇江姐村的江姐故居和邓萍故居,其原因是江姐和邓萍两人于2009年双双入选“双百”人物,他们分别出生于我区大山铺、凉高山,是我区乃至自贡市的骄傲。此外,肖方二烈士就义地址、自贡市烈士陵园、三多寨武装暴动遗址、牛佛“兜米”斗争旧址和牛佛征粮剿匪战斗纪念地等,都是我区建设红色旅游胜地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可作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进行开发利用。

1.江姐故居

江姐故居位于大山铺镇江家湾,是江姐(江竹筠)的出生地及童年时期(1920—1927)的生活地。可惜后来毁于一场大火,江姐堂侄孙江泽君、江春涛才在原址建起一座石墙瓦房居住。2006年,江姐故居启动修复,2007年7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故居坐北朝南,占地面积300平方米,其中房屋面积250平方米,共6间,分成实物厅和展览厅两个部分。2008年,江姐故居被列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0年又被列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江姐于1920年8月20日出生于此,1949年11月14日牺牲于重庆电台岚垭刑场,为共产主义理想献出年仅29岁的生命。新中国成立后,江姐的事迹被写进小说《红岩》,又被陆续搬上舞台、银幕和荧屏,广为传颂,影响和激励了几代人。

2.邓萍故居

邓萍故居位于大山铺镇江姐村11组(原盐井村10组),距大山铺镇2.2公里,距市区10公里。2010—2011年,根据邓萍生平事迹,大安区在邓萍故居的基础上修建了邓萍生平事迹陈列馆。该馆为普通农家三合院,占地面积10亩,建筑面积580平方米,有大小房屋13间和1个茅草屋,穿斗木质结构,青瓦粉壁,古朴典雅。2012年被列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邓萍原名邓少章,于1908年5月出生于凉高山,1935年2月27日牺牲于再占遵义城的战斗中,是红军长征途中牺牲的最高级军事将领。其一生战功显赫,为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3.肖方二烈士就义地址

该地址位于大安街以西,今周家冲火车站旁储盐库房尽头的洞口井附近。1929年秋初,共产党员肖凤阶受组织派遣,到大坟堡盐场任机车工人支部书记,领导盐区工人运动。1929年8月10日,肖凤阶、方士廷等18人在红苕地活观音庙内开会时,不幸被混进工人代表的特务带领一队国民党士兵逮捕。8月21日,肖、方二人在大坟堡云流井英勇就义。

4.自贡市烈士陵园

该陵园位于我区东北部渣口山前山,始建于1984年。1986年一期工程完成后向群众开放,1989年二期工程竣工。整座陵园占地面积约45亩,建筑面积2140平方米,主要纪念建筑物有花环、纪念碑、烈士胸像、烈士墓群、革命烈士事迹陈列馆、思源廊、继业亭、“永生”群雕等。其中,革命烈士事迹陈列馆面积1560平方米,展板面积567.83平方米,有烈士照片383幅,文字史料、遗物188件。陵园陈列有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100位英雄模范人物之一的秋收起义部队总指挥卢德铭、红三军团参谋长兼红五军军长邓萍、红岩女英杰江竹筠和自贡盐场革命先驱肖凤阶、方士廷等,原国家领导人杨尚昆、聂荣臻、张爱萍分别为烈士的塑像题写碑文。陵园于1986年10月15日经国务院批准成为全国首批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1995年1月和12月分别被民政部和省委、省政府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9年11月被省政府命名为省级国防教育基地。

5.三多寨武装暴动遗址

三多寨始建于清朝咸丰三年(1853),以“五门、三轴、内外城”享有“川南第一寨堡”的美誉。自贡地区的共产党组织从1927年开始就在三多寨传播革命思想,发动群众建立农民协会,同时开办学校培养干部,组织革命队伍,进行抗租、抗粮、抗税斗争。1930年,中共自贡地下党组织决定在川南建立一个革命根据地。当时三多寨地区在党的领导和组织下,已建立农民自卫队和赤卫军,提出了“实行土地革命”“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肃清军阀”“建立苏维埃政权”等口号,于是决定将三多寨地区的农民自卫队和赤卫军组成第六路工农红军。9月,又决定在三多寨举行武装暴动。但由于组织、保密不严,暴动的机密泄漏,敌人紧闭四面寨门,导致农民自卫队和赤卫军无法攻入寨内。另外,敌人还调来大批反动武装驻守三多寨内外,四周架起机枪,并将地下党事先派进寨内做内应的6人逮捕。党组织当机立断,决定不再作无谓牺牲,暂时隐蔽,积蓄力量,另找时机举行暴动。

6.牛佛“兜米”斗争旧址

牛佛(今大安区牛佛镇)位于川南沱江下游,是内(江)富(顺)隆(昌)交界地,自古以来即为客流与物流集散地,早在1927年就建立了党组织——中共富顺县特别支部委员会牛佛渡支部。1934年12月,中共内江中心县委迁至牛佛渡,改组成立自贡中心市委。在党的领导下,牛佛地区的党组织迅速发展,并建立河西和河东两个区委,直属自贡中心市委领导,下辖9个党支部。

1935年3月,正值青黄不接之时,恰逢国民党当局加租加押,米商囤积居奇,农民生活苦不堪言。据此情况,自贡中心市委研究决定在农历二月初三发动农民群众在牛佛开展一次“兜米”斗争,并由河西区委书记李安澜负责指挥。不料事泄,李安澜在“众贤居”茶馆被捕,兜米斗争失败。5月,河西区委书记郭锐贤及中共回龙乡支部小组长朱少良也遭人告密被捕,两个区委先后遭到破坏,自贡中心市委机关随即撤离牛佛。牛佛“兜米”斗争是自贡中心市委组织领导的一次农民运动,虽然失败了,但团结了劳苦群众,还激发了他们的斗争精神。

1946年6月3日,牛佛又爆发第二次“兜米”斗争。因当天是农历五月初三,又发生枪杀人事件,该“兜米”斗争又称“牛佛五三惨案”。事件起因仍是米商控制粮食市场,把全镇各米铺的粮食都囤放在万寿宫,不让群众买米。这彻底激怒了等待买米过端午节的群众,大家齐心协力冲进万寿宫,很快把米兜走,结果遭致警察和乡丁的血腥镇压。

7.牛佛征粮剿匪战斗纪念地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民党残余势力与地方武装相互勾结,占山为王,阻挠解放军征粮,并破坏交通,抢劫物资,给新生政权带来极大威胁。1950年4月8日,前牛佛镇镇长廖湘凡纠集土匪头子欧伯林、“李茄子”(外号)、“花肚皮”(外号)等,带领2000余人,打着“救国游击队”旗号攻打牛佛镇,并占领牛佛区政府。驻守牛佛镇的解放军143团战士与增援部队一起与匪部展开激战,并追击残匪10余里,击溃土匪17股,击毙75人、打伤11人、俘虏7人,解放军143团7名战士牺牲。

以上七处红色资源,笔者以为是我区红色资源的典型代表,但并不是我区红色资源的全部。以此不难看出,我区红色资源散布于城乡之间,涵盖大山铺、三多寨、牛佛等镇及相关街道,呈现“稀而散”的特点。

二、我区红色资源保护利用现状及问题

近年来,市委、市政府和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红色资源的保护与开发,不仅连年对江姐故居、邓萍故居和市烈士陵园等进行维修改造,不断提升完善其展陈内容,还每年号召党政机关、军队、学校等组织人员前去参观学习,持续打造“江姐讲堂”等红色课堂,发挥了红色资源宣传党史、资政育人的重要作用。

尤其是今年,市委、市政府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举全市之力打造江姐故里红色教育基地,并将“江姐故里”置于自贡市四大名片之首,先后举办“江姐精神学习教育周”“纪念江竹筠烈士诞辰101周年”等系列活动。我区更是利用创建“天府旅游名县”的契机,深挖红色资源软实力,不断推动落实江姐故里红色教育基地项目的陈列布展、史料收集、纪念活动组织等工作,为县域经济发展增添了新动能。

总体上讲,我区在红色资源的保护与利用上取得了很多、很重大的进步和进展,“江姐故里”这张城市名片正在为我区的进一步转型升级注入越来越强劲的动力。但是,我们还应看到,我区的整体发展水平与红色资源禀赋还不相称,对红色资源的认识、保护与利用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对红色资源认识不足。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党史工作和红色资源的保护与利用,每到一地都要瞻仰对我们党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革命圣地、红色旧址、革命历史纪念场所,要求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要求用好红色资源,传承红色基因,把红色江山世世代代传下去。这给我们做好红色资源保护与利用工作注入了巨大的动力,提供了根本遵循。但是我们还要看到,一些部门、乡镇(街道)及居民群众对红色资源是不可再生资源的价值认识不足,对保护与利用的关系思路不明,缺乏长远谋划,导致保护措施不到位,发掘利用不够,一些革命战斗地、纪念地等旧址、遗迹没有立碑标记和简介展示,甚至消失不见,红色资源保护与利用现状堪忧。

二是保护机制不全。红色资源的保护涉及住建、文旅(文物)、宣传、财政、党史等部门,目前我区并未明确专门机构牵头开展保护工作,存在多头管理、主体不明、权责不清等问题,再加上无专职人员和无专项经费,有效保护就成为一个难题。当然,省、市级红色资源保护较好,其他未上级别的红色资源遇上旧城改造、房地产开发、新农村建设等重点工程时就处于弱势地位,遭受损毁、破坏就在所难免。

三是开发利用不足。一直以来,我区在红色资源的开发利用上存在重物质形态、轻意识形态的问题,缺乏系统性规划方案,与全域旅游融入度不深,经济拉动力不强。目前,我区大多数红色资源尚未得到有效开发利用,更缺少相关史料和影视作品,红色文化的知名度不高,影响力较低。

三、我区红色资源保护与利用的对策建议

1.转变观念,摸清家底。红色资源属于稀缺资源,也是不可再生资源,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红色资源的保护和利用有助于增强文化的影响力、凝聚力、感召力,有助于擦亮“天府旅游名县”金牌,有助于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这就是红色资源的巨大价值。今年6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一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用心用情用力保护好、管理好、运用好红色资源,要深入开展红色资源专项调查,加强科学保护。当前,我区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在转变观念的基础上进一步搞好全区红色资源普查,把普查工作作为保护与利用红色资源的基础。要通过查阅资料、实地走访、座谈交流、现场拍照等方式,建立起红色资源台账,弄清红色资源现状,集中智慧研究解决存在的问题。

2.建立机制,开展保护。各级领导干部和相关部门要牢固树立红色资源保护意识,充分认识红色资源保护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注重在工作中始终把保护放在第一位。对无标志牌的旧址遗迹,相关部门要根据史志资料做好标记;对有标志牌,已纳入省、市、区保护目录的遗迹旧址要争取项目和专项经费,积极开展抢救保护。可尝试确定红色资源专(兼)职管护人员,负责日常看护、管理、宣传等工作,对在红色资源保护与利用工作中作出突出贡献的组织和个人,可以按有关规定予以表彰奖励。必要的时候,应建立红色资源保护督查机制,明确各层级职责,对因保护不力造成红色资源损毁的要实行追责。同时将红色资源保护等相关内容纳入村规民约,营造全社会保护红色资源的良好氛围。

3.编制规划,有效利用。今年9月,我区捧回“天府旅游名县”金字招牌,迎来文旅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契机。为此,我区在制定城乡建设规划和全域旅游规划时,应将红色资源的开发利用一并纳入顶层设计,让红色资源与“盐龙灯食”有机结合,推进活化利用,融入城乡建设,打造我区精品红色文化和红色旅游景区。同时,要改变“重物质形态、轻意识形态”的意识,积极组织社会力量开展对红色资源及其文化的系统研究,用历史说话,打造融情境性、体验性、参与性于一体的精品展陈,开发一批红色文创产品,将红色文化文博IP元素与消费产品相结合,以红色歌曲、红色书籍、红色影视作品、红色剧目等形式生动传播红色文化,真正实现讲好党的故事、革命故事、英雄故事和大安故事,将我区建设成为习总书记关于“用好红色资源、赓续红色血脉”重要讲话精神的典型示范区。

 

(作者:区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主任兼机关党支部书记)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
点击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