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欢迎光临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大安》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首页 > 杂志阅读>>《大安》2016年第4期>>大安经纬
再讲“肖方二烈士”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6-05-03 15:36:49       作者:陈星生       来源:市人大

在地摊上觅得一册剧本,系油印共32页,封面为牛皮纸,剧名为套红行书体大字《肖方二烈士》,还印有“尚未定稿”、“剧字总第一号”、“五八年十一月上演剧目”、“自贡市川剧团剧务股印”等字样,编剧黄景明。在剧本的最后,印有开刻时间:581030日午后四时,刻完时间58112日夜三点四十分的字样。剧本内页有许多用钢笔修改的字迹和勾划。

查自贡市川剧团成立以来的演出史,未见这出戏上演。前不久曾当面问过魏明伦先生,也证实了该剧未曾上演。

如今,50岁以上一直生活在自贡的人,大多知道这个故事。上小学期间,几乎每年清明节都要穿着白衬衣、系着红领巾在老师的带领下,唱着“穿过小山岗,走过青草坪,烈士墓前来了红领巾……”,到“肖方二烈士”墓前扫墓,二烈士的墓地原在马冲口的深沟,那时这里是自贡很知名的一个地标。墓碑是用青石砌成的方尖碑,碑体不高,上面刻有碑文,上面的内容,似乎一直没有看清楚过,只知道肖方二烈士是为了盐工的利益被敌人杀害的。但是,他们牺牲于何时?为何被害?是谁杀害了他们?几十年来,确实没有搞清楚。

58年前,“肖方二烈士”的剧本虽然最终未能排演,58年后,仍有必要把“肖方二烈士”的故事继续讲下去。

历史是这样的: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是中国军阀混战时代。在四川,就是军阀主要围绕自流井盐税几乎年年都混战的年代。1925年杨森以四川军务督理名义,发动“统一之战”并占领了自流井,企图统一提拨盐款。联军反对杨森独占自流井盐税,打了好几个月的仗后,北京临时政府执政段祺瑞命刘湘督办四川军务善后事宜,并电令“所有川省盐税概由四川军务督办刘湘统一提拨盐款”,刘即在自流井召开了“善后会议”。自此,自贡盐场被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等四川军阀控制。也是这个时期,国民党左派党务筹备处和中共自流井特别支部也先后在自流井建立。

那时,自贡盐场的产量和盐税在当时四川26个盐场总量中占了一半,为各种势力所垂涎。处于盐场最底层、人数众多的盐业工人更是深受多重实力的压迫:一方面,落后的生产工艺,致使盐工劳动强度极其繁重。如凿井的捣碓工人,站在几米的高架上,运用杠杆原理,通过脚力一脚一脚地踩动上百斤的凿井铁器往下捣,规定每天的“工口”是下捣石层一尺五寸给工钱三毛。完成了“工口”后,捣一脚有三文钱的红钱,叫做“脚脚红”。工人在石层上完成一天一尺五寸“工口”已经透支体力了,有时遇到坚硬的岩石,一天只能捣几寸。所以工人不得不为了几文红钱拼命地赶工,导致积劳成疾,甚至吐血而亡。另一方面,恶劣的工作环境,没有给工人相应的劳动保障。如烧盐匠,一年到头就住在灶房,夏天一块板,冬天一个草筐,除了每月打三次牙祭(吃肉),没有任何保障。烧盐工人因过度疲劳跌倒进沸腾的盐锅而亡,场方只给二十元丧葬费,其余一律不管。在这样的情况下,工人们“停煎抗制”斗争此起彼伏。中共自流井特别支部成立后,先后于1927年春和1928年春,组织了以增加工人工资、改善工人待遇的罢工并取得了胜利,国民党左派党务筹备处也参与了支持工人罢工的活动。中共四川省委在给中共中央局的报告中,称自贡为“四川的工人运动中心区”。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共党内左倾盲动主义又给工人运动造成损失,革命进入低潮。在四川,军阀对工人运动处于高度戒备之中。1928年秋,受党组织派遣,共产党员肖凤阶来到自流井从事工人运动。不久,共青团员方士廷参与到肖凤阶从事的革命活动中。为贯彻中共六大提出的“争取群众,准备暴动”的总任务,肖凤阶以高硐小学教师为掩护,与方士廷经常深入下层,去井灶与工人一起车水、挑煤,广交工人朋友,宣传革命道理,很快就成了工会组织中的领袖人物。时任中共四川省临时委常委、工人运动委员会书记的程子健同志,19419月在延安写了《自井盐工运动斗争史》,对这段历史是这样表述的:“当时四川各地盲动虽然已经低落,但是(川)南六县革命武装斗争仍在继续,军阀对工农暴动仍在警戒当中。物价增长,工资不够生活,工人需要加资甚切。工会组织,自从肖凤阶、方士奇(方士廷)两位同志深入下层以后,特别开展。成为工人领袖”。以上就是“肖方二烈士”故事的历史背景。

19298月,中共自贡特区根据省委指示,决定发动以要求给工人加薪和承认工会合法性为目的的“自贡全体盐业工人总同盟罢工”,并成立了罢工委员会,肖凤阶为七委员之一。大罢工定于811日早上举行,10日,肖凤阶在大安红苕地活观音庙召集骨干部署行动时被军队抓捕。这是由于事前有人向自贡市商会会长李敬才告密,李敬才感到,驻在自流井的刘文辉部蔡玉龙的队伍来平息罢工,是靠不住的。因为,蔡的一些下级军官和士兵,经过党的宣传,对工人持同情态度。于是,李敬才火速派人随挑几担银子,向驻防荣县的国民党24军第8旅旅长余中英求援,余即令驻守在成佳场的营长朱佶人带领一个营的兵力赶到自流井实施了这次抓捕和镇压。

总同盟大罢工于811日早上如期举行。为了保护一同被捕的其他19名工友,肖凤阶、方士廷主动暴露了自己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身份,于1929821日慷慨奔赴刑场。刑场原定在大安长堰塘,从关押地自流井牛氏巷到刑场沿路,成千的工人闻讯而至,聚集的人群堵塞了行刑队的道路,于是,肖方二烈士被枪杀于距长堰塘还有一里路的周家冲云流井坝子内。时年,肖凤阶26岁、方士廷18岁。

肖方二烈士的葬礼空前隆重!二烈士的遗体用白绸包裹,分别装入两口黑漆大棺材,并在周家冲搭起灵堂,在停尸的三天中,前来祭奠的工人络绎不绝。824日出殡这一天,沿途设立路祭,参加送葬的盐工和高硐小学部分师生两千多人,每人胸佩白花,棺木后狮灯龙灯缠着孝布,一路鞭炮声不断。跟在送葬队伍后面的一连军队,由持枪变成了背枪,由敌对变成了同情……

第二年正月初一,数千工人来到马冲口深沟坵岭烈士墓前致哀扫墓。从那以后,这里就成了自贡人缅怀先烈、励志奋进的地方。

故事还有后续……

当年肖凤阶任教的高硐炭商小学,为自贡著名盐商张筱坡创办。而肖凤阶被捕后关押他、拷打他,并从那里走向刑场的地方,也是张筱坡在自流井牛氏巷门上书有“巴山渝水”字样的号房(办公地点)。

当年自贡市商会会长李敬才,用银子向驻防荣县的国民党军求援的那个旅长余中英,就是他派兵抓捕并枪杀了肖凤阶、方士廷。1931年余中英部移防离开荣县时,民国四川著名“五老七贤”之一的荣县人赵熙,还给这个余旅长书写了一篇“彰德记”,并勒石于荣县凤栖山,以表彰他平息内乱,捐金济贫的无量功德。

当年在给肖方二烈士送葬的队伍中,有一位肖老师在高硐小学教书时的学生,后来他多次独自前往老师墓地悼念。他在抗日烽火硝烟的1938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40年到了延安,担任延安青年剧院演出部主任;解放战争中,先后担任过东北联军宣传队演出部主任、四野政治部演出室主任;解放后,在中央电影局、长春电影制片厂任编剧、导演。由他主演的电影《南征北战》、《党的女儿》、《抓壮丁》等,使他被中国广大观众所尊重,他就是陈戈。多年以后,他深情地回忆道:“我能参加革命、参加党,同肖凤阶烈士的教育培养是分不开的,他的英勇就义对我震动是很大的,他给我的影响太深了,他使我坚定了革命到底的信念”。1981年陈戈逝世,遵照他的遗嘱,他的骨灰和部分遗物回到了故乡,回到了他的老师长眠的这片土地。

现在,肖方二烈士安放在了自贡市烈士陵园,那里有卢德铭、邓萍、江竹筠等著名英烈。但是,肖方二烈士的故事,是发生在自贡盐场的故事,是发生在苦难的盐工中间的故事,是可以唤起老一代自贡人深沉情感的故事,是要给下一代自贡人继续讲下去的故事。

 

(作者:市关工委常务副主任、市人大原副主任)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
点击换一张